霜茶茶茶儿

是鸽子,经常咕咕咕咕√
是个神经病,最近突然变得胆子小√
王者荣耀主食:策约策,云亮√
更新没质量请慎看+基本上都会有点ooc√

《傀儡欲》——策约.叁拾陆

。开车?不存在的,这文才不需要开车,只需要血腥暴力就好√
。两周一更的文我觉得可还行√
。有严重ooc的成份:比如这是一个关于实验的故事√
。大家都不是什么好人所以请放心观看√

。如有错误欢迎指出。
  
  
  
三十六.
 
   

  如果说最坏的事情是什么的话,对百里守约来说——那就是没有什么能比下着倾盆暴雨还要开会的事情更糟糕。
  尽管把他该做的工作暂时先给李白拖一下,但那样的话守约更不会放心……

  当然,也包括自己的弟弟百里玄策。

  说起来,玄策“出生”也有一段时间了,起码两三个月以上了。

  这几个月来,玄策不是拒绝打针就是抗拒服药,弄得那些小护士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可真倔!”这是那群护士对他的评价。
  开导他也没用,连哄带骗这种对于人类小孩特别管用的办法在百里玄策身上一丁点效果都不起。

  不打针就没办法维持他本来就脆弱的体温,不吃药就没办法解决他不能吃饭得不到的养分。
  每次都只能是先把百里守约支开,然后再进行这一系列的工作。事实上,因为玄策依旧是孩童的体型,所以被一群大人按住也不是很难……

  难就难在于根本无法与这小家伙进行友好的沟通——

  “我一定会亲手让你们的脑子跟你分开!然后一点血渣都不剩的吃掉!”
  反正铠是无法理解这魔种为何会这么说,虽然大家都是“同类”。
  反正现在只是人类手术刀下的其中一只小白鼠罢了,并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花木兰那里,倘若哪一天百里守约他弟弟真的有那个可以屠杀的能力,那就是惊动花木兰的那一天……相信到那个时候,他也活不久。
 
  “无法被“同化”的“人”,只能抹杀。”

  “玄策,你在画什么呀?”百里守约的话尽量放到他自己所认为“没有威胁程度”的语气,毕竟自己桌前的这位虽然是自己的弟弟,但在被强制要求打针和吃药后的脾气真的……

  “我在画他们。”

  “他们?”

  “对呀,我在画刚刚的那些“白色人”啊。”玄策并没有表现出以往的小脾气来,反而……还有点开心?
  “为、为什么呢?你画其他的东西,不是画的很好吗……”
  “可是,那些东西,只是哥哥你所描述的,我觉得它们并不真实存在……况且,他们和哥哥不一样。”

  很轻微地手中拿起的红蜡笔,在他所画的其中的一个人的脖子上狠狠地画下一道刺眼的红。
  刚刚所来的所有人一共六位,六位之中李白也来过。他画的那个人大概是刚刚的那位按住玄策强迫他打针的那位男护士?这是在表示……他要动手了还是说……
  百里守约用余光看到了这个小动作,并不打算揭穿。
  不过还有一点值得在意:来者一共六位,有关红色的蜡笔也有六支,但玄策却在其中一个——画的很像李白的也小人的脖子上涂下的不是红色而是黑色……也就是说,这个有点像是代表李白的图画小人,并不在他的某种意义范围?
 
  大概是画完了,玄策这次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要求哥哥装起来,反而要求他保存好这张画。

  “给我的?”
  “嗯嗯!”

  这算什么?是提醒吗……
  先留着吧,要是哪天真的有什么的话,指不定又有什么新发现呢。

  画完今天玄策画的最后一幅画,蜡笔往前一推,动了动他的狼耳朵后跳下椅子,又去窗户边看树上的小鸟了?
  这些蜡笔倒是不需要收拾,因为百里玄策不让收拾。

  [好吧,希望你这是在告诉我或者是警告我什么……]百里守约想。

  
T.B.C
————————————
。不出意外的话近几篇会有刺激的东西出现(大概吧?

  你们这是????

  “我。”
  “我。”

  摸个鱼深夜瞎画。
  滤镜真好玩hhhhhhh。

《对不起我是傻子我马上走》

  记得我当初是不是在赛尔号那个动画里看到了瑞尔斯和尤尼卡在打架……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吃瑞尤!←

  ……
  嗯对,然后……然后有人和我一样吗?
  我我我我没打算ky和安利只是想问问!
  对不起我在胡言乱语我马上走!

  “铠,要陪我继续吗?”
  “余生也请多多指教,我的召唤师~”

  看到没有,万千铠哥中的这只铠子是我的男人!!
  我吹爆他!他特别好!!

《傀儡欲》——策约.叁拾伍

。啊我好久没更这个了,这周开始两周一更这次是真的请相信我√

。本系列终属于虚构,请勿与实际事物作比较√

。如有错误欢迎指出√

 
 
三十五.
  
    
  “真是坚强的小伙子……”百里守约紧紧地握住弟弟百里玄策略显苍白且无力的手。
  感谢老天,这次他没有再次离开自己。

  大概是意识渐渐恢复吧,百里玄策的眼珠开始缓慢的四下转动——目光最后停在了百里守约的手上。
 
  比自己的手好看多了……至少没有那些令自己疼痛小红点和冰冷肆虐身体的液体。

  想说话,想跑想跳,想离开这间屋子……还想和哥哥永远在一起……是不是自己太贪了?让他们生气了?所以才把自己和哥哥分开?

  感觉脖子变得更沉甸甸的。一摸,发现这玩意已经彻底和自己的嗓子钉在一起了,这是目前除了哥哥的手心温度以外唯一能感受到的冰冷。

  是不是做一个乖孩子,就不会和哥哥分开了?
  是不是只要……乖乖的配合那些穿着白衣脸戴面具身上还喷着一种奇怪的味道(指香水,前文有提过香水为遮掩自己气味的道具)的人,在自己身上进行奇怪的捣鼓,就不会和哥哥分开了?
  是不是……努力不去想他们体内流的液体,努力去吞咽他们所吃的的食物……哥哥就不会离开自己了?

  ……
  终于,过了一段时间能勉强看清周围离自己比较近的事物时。却看到了——

  百里守约冲他露出最担心的笑容。

  无法压制的委屈的思绪彻底摆脱主体的思想。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你知不知道我想的全部是你!为什么不理解我?
  拜托……哥哥你别这样看着我……打架吧……不行哥哥会生气的!我讨厌他们恨他们……为什么我会出现在哥哥的身边……

  【除哥哥以外的人全部统统弄死!】

  
   
  “咦……玄策?”
  果然这种危险的手术的副作用就是会使该病人出现严重幻想吧!但没想到的是副作用这么大——用肉眼就能看出百里玄策在想些奇怪的东西,因为他在很不自然的笑。
  虽然没有笑出声,但这个笑已经露出了弟弟玄策的犬牙了。

  “别这样……”
  哥哥的声音越来越小。
  “哥哥就在——”
  是自己的错觉吗?
  “……这里。”
  唉呀,明明感觉自己是睁眼的状态——
  为什么看不到光呢?

  以上均为昨天晚上的回忆,真是不堪回首。

  “守约?守约!”不知道怎么想的,反正一旁的苏烈实在是看不下去自己的后辈如此走神。
  “想什么呢?想弟弟呢?”
  “您真聪明,我真想不通,”百里守约把控制室里暖气闸拉上去,“怎么玄策就是、就是不能忘掉荤食呢?”

  “就像你没忘掉你的那把狙击枪一样?”
  “嗯,差不多。”

  “简单来说,所有刚出生的生命所看到的第一眼都是会固定的,就像钢筋会被打进墙中,一样的。”声音是来自门口那边的,可百里守约连回头看都没看一眼,因为这声音的主人是那个酒鬼。
  “你来干什么?你的尸体“处理”完了?”
  “还没有。”
  “那你过来干啥?”守约有点不耐烦地问他。
  “听说你会开启一个新的试验体?”李白却反问。

  “哦,那个啊,”守约从电脑跟前离开,来到这个房间最里面的打印机那里,说:“我现在准备观察第二个,你说的那个第一个一醒来就到处伤人,还吃了其中一个工作人员,把里面的什么心啊肝啊肠肠肚肚什么的全给食了。木兰姐一生气就直接拿刃把那玩意劈成两半了。”

  这么说着,一张张李白所在的距离看不清的资料已经打印好并缓缓地流入百里守约的手中——

  李白接着问守约:“那……那尸体呢?”
  “尸体直接拿去喂木兰上次抓来并锁在地下太平间里的那只暴君了,估计现在连血渣儿都不剩了?”
  百里守约抬头看了进来给苏烈送热可可和点心还有一包快递的李白,随口问了一句——

  “有我的吗?”
  “没有。”
  “我不信。”守约对他说。
  李白在另一张桌子上轻轻放下了一份。
 
  “慢用。”
  
  
  某种意义上来说,羡慕魔种的力量并把这玩意转化为自身的能力,曹操觉得付出多大的代价都是值得的。毕竟芈月那个家伙居然超了自己一步,真是失算。
  不过据说那个叫赵云的小孩被感染了,好像还感染的不轻?
  现在曹操自己的这幅皮囊,还得靠血肉来滋养。可笑,看来这皮依旧没和自己的血管融合,哼,当初就不该随便拔下一个路人的脸!早知道会被百里守约他那个叫什么百里玄策的弟弟啃的血肉模糊,就该挑一个魔种的皮肤——更有活力更快速地与自己的肉“紧”在一起——

  不过没关系,他毕竟是做官的,怎么说也能雇人弄到各种人形魔种:皮就拔下来,骨和肉还有各种器官要么扔了要么炖炖吃了。
  警方可不会管这些事——有些是不管,因为觉得太麻烦;有些则能用用钱或者女人什么的糊弄过去就行……不过,那个讨厌的铠可没办法糊弄,简直烦死了。
  要不是用点钱买通了其他人,否则还真不知道会被关在那狱房多久呢。

  哦,对了。

  说起来,那个被他们放出来的试验体,他可是做过手脚的——

  往那试验体的血管里加了点狂暴的毒素。
  那玩意可是具有严重的传染性呢。

  
  “可惜,这个老不死的依旧没死成。”在兰陵王的办公室里,花木兰直接对他开门见山。
  兰陵王刚刚在把玩他的宠物鸟——一只白孔雀。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反正花木兰是绝对不会在这种地方饲养这种东西。
  因为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闯进哪个偷偷溜出来的半成型的魔种给吃掉了。
  不过兰陵王这次饲养的东西真的是从头顶到尾尖都是清一色的白,难道……
 
  见花木兰这般盯着这只大白鸟如此沉思而变得安静起来,自己就不得不先打破这个僵局:“如你所见,这是也是个实验品,它的基因我改编了。”

  “它们的基因?你在让他们变异!”
  花木兰一拍桌子痛苦地冲兰陵王喊道。

  “是的,也包括给守约所管的那个小家伙喝的营养液。”
  “不是扁鹊调的?”
  “是我在里面偷加了药粉,扁鹊是不知道的。”

 
  “疯子!”

  这是花木兰离开时,扔下的一句话。

  “呵,你迟早还会来找我这个“疯子”的。木兰呀,你这姑娘可是逃不掉的,也包括你所珍视的那些家伙。”
  随即,兰陵王的口罩下传出了一声轻笑:

  
  “我们一个逃不掉的。”
       
      
  
2018-10,23-4:29。
  
T.B.C
————————————
。啊天呐我已经好久没更这个都不知道自己更的怎么样了(有点小紧张)。如果看此文的大家有什么批评或者意见的话,就在评论里留言吧,你们的每一句留言都是我更新的动力!(๑•̀ㅂ•́)و✧

  是哥哥要给被打的弟弟欲要报仇的兄弟俩!
  我爱这对!
  深夜在白板上激情糊画!不想画脸斑!

  课上摸鱼,没人能看得出我画的这是啥的。
证明一下我还活着。

  大概就是这种相处日常??

  是一个不像900盖文的动物设定的日常啾咪?

  会有后续!我来不及了卧槽……

  太太,第二天要加油哇! @Son of Asgard

  群号:774336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