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茶儿『每天都赶稿』

脾气暴躁,特别敏感!
异常怕生!
没啥大事别找我,小事找我也无所谓?

每一个设定都是我的命根子√
——
是只鸽子,经常会咕咕的!
——————
cp洁癖!第五主吃杰佣杰,可逆不可拆!
——————
不会画画嘤嘤嘤。
也不会写文嘤嘤嘤。
——————

这是一个沙雕脑洞?

  就是还没有遇到司机的时候,他们仨玩一个不知道什么名字的游戏?

  然后哈皮能皮到让战乙喝一百瓶那个……

  战乙:……别吧兄弟?

  嗯对你们都懂吧?就喝那个……

  然后就,就……

  有鹿: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你不在的时候我又不是没让他喝过。
  哈皮:??兄弟救我?!

  “那你等他药劲过了再说吧。”

  哦豁刺激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我怎么会这么开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不不不这个一会删了删了(嘤

  (还有我想吃战乙x有鹿这对????

  我记得红蝶有个皮肤是白孔雀,我最喜欢的一个皮肤之一,然后就下架了嘤?

  
  这是给白枫太太的!有点丑望见谅(;´༎ຶД༎ຶ`)

  白枫太太才不会挂科呢!
  白枫太太不可能挂科的!!

【冷屠f4】

  现在你们只知道有鹿是战乙唯一的亲人,我说过哈皮是战乙唯一的战乙和兄弟,那你们现在猜一下司机和战乙的关系| ू•ૅω•́)

  司机和战乙的关系是绝对复杂的哦?(啥

  谁猜对我一口气更四篇(卧槽?
  (不我觉得没人会来猜的

【冷屠f4】——《“妖”》

。事先说明:本系列没有任何侮辱主播们的意思!
   
   
。“大家都是成年妖怪不要遮遮掩掩的了。”
       
     
    
    
     
四.

  
  战乙在妖界的他们那里,是一个完美的战斗型。

  搞笑的是,几乎和他在同一时间段一起出生的族人,几乎多多少少都会一些法术,以便不时之需——但他完全没有学法术类的天赋。

  不过这种缺陷却被另一种他自身的机制给弥补了,他似乎可以无视掉任何对手,也可以包括神。
 
    
  有这样的能力,自己却一点也感觉不到自豪。
    
  但他有的时候也会想学法术类的招数,因为要是有能跟零之启学还魂术的能力就好了,这样的话,杀人也不用愧疚了。

  是的,他直接杀死了这位蜘蛛妖,连一丝微弱的气息都不再拥有。

  而且肉体死的还很彻底。要是只是普通的死亡,战乙只需要给他一点自己的元神就好。肋骨都扯了出来,估计用失常都不行。
  自己的兄弟有鹿倒是精通还魂术,可本来就不是让这位蜘蛛来疗伤他的吗?
  有鹿现在倒是能自愈一部分的伤,但并不能像战乙一样吸收。

  “有鹿,你还好吧?”
  回答他的是一阵从鼻子传出来的声音:“好得不能再好了。”

  “……嗯,没事,你会好起来的。”

  “战乙,听我说……你完全没必要这么做,我不值得你救……你还在你的巅峰期,你可以去找一个更强更聪明的妖来做你的“军师”,你不用救……”

  除了人类,其他五界都是可以说都是按照等级来标分等级的……不,好像人类也是这样的?

  有鹿一直把战乙当作首领来看待,却不知道战乙一直把他当作亲兄弟一样看待。

  “哦,是吗。混蛋,那你他妈的可给老子听好了?”战乙把蜘蛛的“尸体”放在沙发上,蜘蛛的血立刻染红了米黄色的沙发,米黄的布和殷红的血混合在一起,看起来那叫一个格格不入的颜色。

  “你觉得,我是为了你的妖力才选你做我的“军师”吗?”
  战乙走到正在吸氧气的有鹿面前,手抄在藏青色大衣口袋里。语气已经无奈到极点——甚至还能听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委屈。

  “你他妈满脑子都想的什么奇奇怪怪的直男思想?”

  “不是,因为我要是再死一次,我就去冥界了……”

  “那我就去冥界,把你的元神抓回来。傻逼,我当然知道你还剩一条命,所以我在拼命的救你啊!”

  “……”

  他就这么呆呆地看着战乙。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可有鹿不一样,他可是一位飞狮级的鹿妖,四舍五入一下也算半个大妖了。
  每个天兵的手里都有一卷神列,其中里面记载的妖位前十里的第三那里,是他有鹿的名字。

  战乙则在第二,那位第一的至今都不知道是谁。

  呵,管他第一是谁呢?

  只要自己身边的人,好好活着就够了。

  大概只是因为这一次的打架伤得太严重了吧,有鹿竟然开始考虑起后事来了?这个蠢货!

  “我才不管你他妈的怎么想的,有鹿,”战乙既温柔又坚决地拔下他的氧气罩,“不管怎样,你可都得给老子我好好活着。”

  “可是我……”
  “你不会死的,我可以帮你们。”

  有鹿歪了一下头,看到战乙身后的“尸体”自己动了起来。

  战乙没有回头去看他:“我早该想到的,你可是恶龙级的蜘蛛,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刚刚已经被我杀死了一次。”

  “是的,可我还剩三条命。”
  蜘蛛说。

  “好的很,你要是死透,有鹿可就玩完了。”

  “有鹿?”蜘蛛妖身上的伤口令他行动变得有些卡顿,稍微打量了一下他不认识的鹿妖——
  战乙也回头看他,可是当他把头扭过去的一瞬间,对方却好像被震慑了一样死死地盯着他。
  疑惑又惊恐的目光不停地打量着战乙,战乙照过镜子,自己脸上,除了和他打架留下的伤痕外,就是鼻梁上的两道交叉并无法恢复的疤。

  如果是看这个疤痕的话,战乙还真没法解释:因为从他对这个世界有记忆起,周围的人就说他有这个类似于胎记一样的东西——
  都说他长得太像那个……

  “不会吧,你们一样的蓝头发一样的金蓝异瞳一样的……伤痕?”对方朝战乙冲动地向前走了几步,随即在离战乙三米外停了下来。

  战乙依旧保持着双方安全的距离。

  这位蜘蛛依旧在打量他,大概有那么三十多秒吧,他眯起眼打量。
  卧槽大哥你是近视吗!还需要眯眼才能看得见我?

  双方有点像是在僵持。

  “……我,我可以为你医治你的这位朋友。”蜘蛛先打破了沉默。说着并指了指战乙身后的有鹿。

  战乙问他:“条件?”
  “待会再说。”
  “行。”

  在他给有鹿检查伤口和呼吸道的时候,战乙一直在盯着他,生怕他突然对有鹿做——不过他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因为对方根本就是在乖乖的医有鹿。
  还用他自己的蛛丝给有鹿止血。

  反正据战乙对蜘蛛一族的了解,其中一点就是蜘蛛妖们很爱惜自己的每一根蛛丝,不愿浪费在不重要的地方上。

  可眼下……这样给别人治疗用的蛛丝简直了。

  战乙最后终于忍不住了,忍不住要向他提问这个事情:
  “你?你没必要这样吧?只是让你解个毒而已啊?”
   
    

  “我叫凉哈皮,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那……那就直接叫你哈皮好了?反正我有点记不住。”战乙揉了揉自己的一头蓝发,总结了一下。

  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刹那,战乙突然身体和心头一震,他不用看就知道了,哈皮突然眼圈变得红红的。
  看得出来,他现在的情绪非常不稳定。

  “唉?你哭了?”
  有鹿的情况逐渐好转来,也开始能更清晰的看清事物,当然也就看到了面前给自己包扎的哈皮。

  哈皮的语气能明显的听出来逐渐开始哽咽:“我没事……我没事的……”
    
      
     
  【你叫什么名字?】

  【凉、哈皮!】
  
  【那——就直接叫你哈皮好啦?反正我有点记不住……我的记忆正在流失,体谅我一下好啦?】
     
      
  我们都知道,你的野心和你的同情心还有你的怜悯心都是一样大的——为什么你当初不还手为什么要心甘情愿的戴上枷锁?
   
   
  让战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哈皮突然猛地转过头来,对着……不,就是冲着战乙吼道——
   
   
  “你为什么要抛弃了我们!”
     
  “呃……你说啥?”
    
      
   
     
T.B.C
————————————
。恩,腊八节了,祝你们腊八快乐。

  《你们懂得。》
   
   
  首先我想要说的是,不透露对方。

  好,然后就是——

  校园设定大家都写所以这个不用说了,本身校园设定就已经所有tag适用了。

  那么这个妖的设定,我想先从时间上来说,我是在2018的12月29日发出的第一篇,年后才是你的文出来了。

  大家都心知肚明,好吧?

  退一万步讲,咱们不聊时间段,来说说这个设定。

  你说你是看到我写的设定才想到你的梗?那我没写之前,你怎么不写?
  还有,哥们,你这不叫梗,这就叫设定。如果按我的话说,那就是叫二次设定了?

  你说你的设定和我的设定要是太过撞的话你就删掉,原来你还知道你我的设定还会撞到要删掉的地步啊?

  给我造成困扰?不不不不,你造成的是我的疾病复发,因为我现在必须要靠药瓶子来维持自己。

  努力不和我撞梗?兄弟你可看到那个“删除”键了吗?请点一点。

  怎么说?你还要琢磨接下来两位的设定?依旧是用这个所谓的梗?别吧这谁顶得住啊。

  你把文章都删了,可那个图片依旧还在。
  你既然想好从看到我的设定才想起来你的设定,那么,你也一定做好了被我这个神经病挂的准备了吧?

  我真的是越想越气,我想了两个多月的两个设定,然后我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思考,你就看了一眼就想到了卧槽那我去死好不好?
  另一个设定是全员动物设,我写完这个会去写的也可能会咕无所谓反正就那样了。

  顺便一说,你这属于借鉴。
  表面上借鉴很好听,但就没人觉得借鉴一词很刺耳吗?
  抄袭是说的难听点的,借鉴就是说的好听点的。你们可以自己想想ok?

  我脾气爆的雅痞,看到你们一个个在下面发什么想看,我都想哭。

  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唉您的设定是不是和xx太太重复了?”的话?

  有吗?
  没有!

  都没人不考虑一下我是怎么想的这个设定的吗?我就这么该被这个世界淘汰?
 
  那么,我想问一下。

  有人要帮他洗白吗?我连你一块挂。
  我的更新还会正常继续,发了这条消息大不了就是一个鱼死网破,我不怕你们来撕我o的k?

  就你我。
  不怂的,直接来tag。

  这个挂一周,谢谢。

  一点都不生气呢。

  希望我有一颗不会有死的想法的心脏,和一对看不见事物的眼睛。

  最近感觉自己想了两个多月的冷屠设定被抄了……虽然可能是我太敏感但真的感觉是被抄了。

  我该怎么办,我最近负能量太多了,我真的感觉自己活不下去了。
  我现在必须靠药来维持自己各种疯狂的想法,我是不是个傻逼……

  好烦,好想死。

  我要是继续写这个冷屠,你们还会看吗?

【冷屠f4】——一个关于我笔下战乙的小总结?/1

。我来目前简单解释一下我所想的和我笔下写的他们。
     
           
  战乙——绝对喜欢和平却被神所诅咒和污染的混血妖。

  并不是热衷于打架,只是因为要保护身边唯一的兄弟有鹿和最好的朋友哈皮,迫不得已选择了战争的路。

  一路走到黑的偏执造就了如今的战乙。

  平时和普通的人类男孩并无不同,也喜欢打游戏撩妹子吃零食。

  是个主播(尽管妖都是有金库的)。

  目前有鹿是唯一一个知道战乙是什么族和族的混血,战乙作为一个战争派却有着很少见的温柔(以后遇到了司机会出现这种情况)。

  恶龙级的战乙是很想把所有所谓的“神仙”杀死,因为他讨厌神仙们所带来的漫长的黑夜。

  战乙目前现存世上其中之一的一个转世者,并完美的全部延续了一个来自冥界家伙的力量。

  和有鹿是兄弟。和哈皮是战友和基友。和司机的关系有些特殊,目前暂不透露。

  有鹿是被战乙救下的。

  零之启是神,不过他更喜欢和战乙站在一条线上而不是和他一样的神。

  除了人类界,另五界已大乱。
      
             
           
。。我想看你们的评论,你们的评论永远是我最大的动力!
。下次更新:一月十三,一个腊八节√

【冷屠f4】——《“妖”》

。事先说明:本系列没有任何侮辱主播们的意思!

。你们看这个系列有名字了??

  

  

。“大家都是成年妖怪不要遮遮掩掩的了。”

     

   

四.

   

  

  “咳、咳……”

  原本是躺在床上异常虚弱的有鹿,自己缓缓地下了床,一瘸一拐地来到客厅。

 

  那里有一个吸氧器,可以缓解一下有鹿他目前的呼吸衰弱。

  虽然他的房间里吸氧器不远,不过每走一步就裂开一点伤口的疼痛是常人无法想象到的难受。

  他还断了一只鹿角,这可麻烦了……不过没了鹿角也无所谓,反正还可以再长出来。

  

  想了一会,有鹿决定把剩下的那根鹿角也折断,这样就可以保持鹿角的对称度。

  有的时候,鹿妖的鹿角,也是一种特殊且重要的东西。

  深呼吸了一下,随即拿头猛地撞向墙上……

  “战乙呢?”

  有鹿一边捂着断角处,一边吸着氧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

     

  直到最后,战乙把对方的脑袋活生生地撕下来时,他才知道他杀错了:对方只是一个老妖。

  而且杀的不是一个,刚刚好像太冲动了,一口气把方圆百里的小妖的妖力全给散掉了。

  对于妖来说,这方圆百里的妖全部沦为没有法力的人类——俗话说,脱毛的凤凰不如鸡。没有妖力的妖,连人都不如。

  战乙心头警铃大作,有一种从坠入深渊的无力感: 一直以来都是他一个人管理这片区域,无论是大妖还是小妖,惹到他了,最多也只是说教一番……再不济,也只是赶跑对方而已。

  会被那些所谓的“神”判决为“死者”的!

  “他”又来了。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滥杀无辜。

  

  他害死了一个做母亲的妖,害死一直对他非常照顾的老妖,还害死了一对刚刚成家的……

  又一次,双手沾满了同类的血。

  该死的……

  

  “你干嘛要杀掉他们 ?”

  突然之间,从头顶上传来一个听起来很有活力的声音。战乙不得不停止自己想要杀戮的想法,抬头往上看——

  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人……不,是妖。

  这家伙的背后是四根长刀刃吗?看起来好奇怪。

  大致打量了对方一下,战乙发现,对方头上有条白色的发带,还能稳稳地站在垂直的楼上,应该是……

  “你是蜘蛛?”

  对方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你为什么要毒我的兄弟!”

  “毒你的兄弟?等一下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看起来眼前的这位蜘蛛精想解释什么,但又硬生生地给憋了回去:很显然,战乙现在根本听不进任何解释。

  不管这里发生了什么,肯定都和他的蜘蛛一族有关。

  看起来毫无作战经验蜘蛛?还没等战乙的刀落在他的头上,就已经从后背伸出其中一根长刃回敬他。

  “铮——”

  刀和刃的撞击声真的又刺耳又难听。

  “你在干什么!”

  “当然是要杀了你!”

  蜘蛛的另三根长刃向战乙快速聚拢,他的刀倒是能挡住其中一根,但不能挡住全部都的。

  有一根刺进了战乙的右大腿上,瞬间扯开一个看起来很深的伤口。

  还有一根蛛刃直接刺进了他的小腹。

  肠肠肚肚被蛛刃搅成浆糊,战乙能感觉得到。

  

  身后来了一位小女孩。

  这位蜘蛛,果然还是太嫩了。

  只顾眼前能看到的敌人,却忽略了身后的威胁。好吧,今天就给他来上这一课——

  “噗!”

  战乙看的,对方某个位置被刺穿,一只手穿过蜘蛛的肚子在向战乙招手。

  他的反应倒是出奇的快,迅速地收回全部都蛛刃,从战乙面前跳开。

  那个小女孩却抓着蜘蛛他的肠子,跳开是跳开,和战乙也保持了一段距离。

  可这东西却被扯了出来。

  他似乎想跑,但来不及了。

  令战乙有点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这位蜘蛛跟他以前见过的所有妖不同,蜘蛛没有显得很害怕,也没有转头就跑,而是用其中一根刃割断了这截肠。

  小女孩挥舞着手,显得特别生气。

  他朝着小女孩的方向甩了一下手,小孩瞬间就被蛛丝给死死地包裹在内。又用了些蛛丝把自己肚子上的口子抱住,暂且可以阻止剩下的器官流出来。

  这一招真的是太狠了。估计蜘蛛已经知道了,战乙绝对是恶龙级的妖:因为刚刚的那个小孩子是傀儡。

 

  “你不是说你的兄弟中毒了吗……我可以医治你的兄弟啊 ……”语气已经变得很虚弱了。

  果然,他们蜘蛛就是怕这阴招。

  “医治?呵,你说什么呢,”战乙用手随便擦了两下自己鲨鱼形状的刀,向他走来,“下毒不是你们蜘蛛的看家本事吗。”

  “我没……呃啊!”他直接被战乙用刀深深地插到地上,被固定在地上,根本没法动。

  再加上刚刚被那小傀儡扯出了肠子,力气瞬间减了一多半,剩下的反抗的力气已经聊胜无几。

  更别说,去攻击战乙。

 

  战乙把手放在他的胸上,“你也是妖,猜猜看,我接下来要干什么?”

  “……不,不要!”

  一根胸肋骨直接被取出来,还冒着热气。

  他彻底停止了无力的反抗。

  “好像我忘了问你的名字……”

  战乙自言自语了一句。事实上,他现在真的有点神志不清。

  “一会把你复活过来算了。”

  拔出刀,然后又把蜘蛛妖扛在肩上,准备回去——

  呵,谁要管这一地和人类长的一样的妖呢?

    

  傍晚的太阳彻底西落,这意味着,令所有生物都讨厌的寒冷黑夜就要开始了。

  战乙最厌恶黑夜,他有的时候甚至渴望能拥有神的力量,让这个残酷的世界一直拥有太阳的温暖。

  但愿有朝一日,他能杀死所有的“神仙”们。

  估计只是……只是因为战乙是“他”的转世吧?

    

    

T.B.C

————————————

。好了我不画了我写出来算了,这样画的话我估计得被封。

。我觉得我是不是要被你们打了嘤嘤嘤。

。放心,下一篇就开始沙雕了√

你们都快看看这是什么神仙下凡卧槽!!!!!(;´༎ຶД༎ຶ`)

白枫是疯旅人√:

对不起我几百年没画黑白漫了。
好丑啊1551(卑微.jpg)

是霜茶太太的妖怪设定有鹿战损的那段……擅自画了对不起ಥ_ಥ @霜茶儿『每天都赶稿』

算是【冷屠f4】的一个小预告?


  下一话不就到打斗场面了嘛对不对?

  我不写了,我画。

  你们觉得如何?

  我想看到你们的评论意见!